我的账户
尤溪新媒体

自媒体资讯干货

亲爱的游客,欢迎!

已有账号,请

立即登录

如尚未注册?

加入我们
  • 客服电话
    点击联系客服

    闻道资本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400-000-0000

    电子邮件

    xjubao@163.com
  • APP下载

    尤溪新媒体APP

    随时随地掌握行业动态

  •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尤溪新媒体公众号

尤溪新媒体 网站首页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

狂风末路:“妖股”运气 谁来卖力?

2020-07-05 发布于 尤溪新媒体

(原标题:狂风末路)

闻道资本在中国的商业世界里,不少企业家为制止犯错而运筹帷幄,但总有一些“狠”脚色,面临不确定性的未来,他们会选择“蒙眼狂奔”。

闻道资本在互联网视频行业,就有如许两个最具代表性的人物:贾跃亭与冯鑫。

他们二人不仅同为山西老乡,创业的运气都是战略性溃败,陷入“弹尽粮绝”的危局。

闻道资本北京时间7月2日上午10时,身在美国的贾跃亭通过其小我私人微博发出公然信称,“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是,我是乐视体系一夜崩塌的第一责任人。”

在美国申请小我私人停业重组的贾跃亭,对外表示,纵然断港绝潢的乐视进入了退市程序,他也会赔偿28万股民。

闻道资本这番“坦陈”让人们开始数算贾跃亭返国的时间,而冯鑫却没有这般幸运,在他锒铛入狱近一年后,一手创立的狂风集团正步上乐视的“后尘”。

闻道资本2020年7月1日上午9时,狂风集团的走势图上赫然显示着“停牌”两个字。而据《深圳证券买卖业务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下文统称《上市规则》),深圳证券买卖业务所将在狂风集团停牌后十五个买卖业务日内作出是否停息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

“妖股”运气

如今的狂风集团(300431),其股价定格在1.63元/股,市值仅为4.88亿元。

闻道资本将时间点倒推至5年前,狂风集团曾被股民冠以“妖股之王”,这是由于自其2015年3月24日上市后,竟在短短40天内以37个连续涨停板打破了A股市场的涨停记载。

彼时,狂风的股价从7.14元/股飞涨至327元/股,其市值更是高于400亿元。而今跌至不足5亿元,令人唏嘘。

许多人把狂风集团的大溃败,归因于2019年7月28日,狂风集团现实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法被公安构造采取强制措施。现实上,2015年的上市风景后,狂风集团自2016年起,每年的营收都不尽如人意,险些连年亏损。

只管2018年中期,狂风集团曾就外界对其的“亏损”质疑予以反驳。彼时担任狂风集团首席财政官的姜浩对外解释称,公司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一季度资产欠债率分别为67.69%、64.86%、65.18%,处于行业的正常水平。其时,狂风集团也曾停牌,不外在6个买卖业务日后,于2018年6月6日复牌。

在冯鑫的逻辑里,拉动狂风的三驾马车是狂风影音、狂风TV和狂风魔镜,别的,他还将其时火起来的AI技能视为“集团各业务的发动机”。基于如许的战略部署,在其时拿下8亿元战略投资的狂风TV敏捷转战AI电视。

只管冯鑫2018年里现身多个公然场所,对于外界冠以的“乐视门徒”的称呼予以否认,但在钉科技首创人丁少将看来,“狂风就是第二个乐视。”特别是它的业务结构及发展计谋。

闻道资本“没有焦点赚钱的业务,又结构了太多难以协同的产业。”丁少将直指狂风缺乏竞争壁垒。事实确实云云。在狂风集团2019年7月28日发出的公告中显示,作为狂风TV的运营主体,狂风智能近三年累计亏损额超18亿元。“资本泡沫一旦戳破,就难以为继了。”丁少将如是对记者说。

危如累卵

2019年10月30日,在狂风集团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中,显示其营收0.94亿元,净利润为-6.5亿元,净资产为-6.33亿元。

闻道资本彼时根据《上市规则》,若狂风集团2019年第四序度的净资产依然为负,将被停息上市。

现实上,在冯鑫2019年9月因涉嫌对非国度事情职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被批准逮捕后,狂风集团内部员工去职、高管出走频频,危如累卵之势明显。

闻道资本何莉是在2019年8月尾去职的,她此前是狂风集团市场部的一员。

闻道资本在采访中,何莉并没有由于冯鑫被捕而对老东家通盘否认。在她看来,“中国的企业平均存活时间是3年多,而狂风存在了12年。”

闻道资本据何莉回忆去职前的公司气氛,“各人都干着各自的事情。”用她的话说,“还算正常”,可短短两个月不到,狂风集团在第三季度财报公布时,还发出了一则辞职公告,其公司副总司理、首席财政官、证券事件代表等3人齐齐辞职。

闻道资本记者看到,届满日为2020年12月13日的狂风集团原首席财政官张丽娜,因小我私人缘故原由自动申请辞职。而这也直接导致了狂风集团的年报“难产”。

闻道资本记者在深圳证券买卖业务所的上市公司公告信息披露中看到,自2020年1月2日起,截至2020年7月1日,狂风集团共发出35次公告,均显示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聘请到首席财政官和审计机构,未能在法定限期内披露2019年年度陈诉。

据《上市规则》相干划定,上市公司在法定披露限期届满之日起两个月内仍未披露年度陈诉,深圳证券买卖业务所可以决定停息公司股票上市。被停息上市后一个月内仍未能披露年度陈诉,深圳证券买卖业务全部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买卖业务。

闻道资本自7月1日开始停牌的狂风集团,正面临退市风险。

救命稻草

狂风集团在业务扩张方面透支过多,早就资不抵债。

闻道资本从2019年11月起,主业务务产物狂风影音便无法运行。对此,狂风公司于本年2月7日曾公布公告解释到,由于拖欠互助方机房服务器托管用度,互助方停止提供服务,因此主业务务陷入了停顿状态。

闻道资本认可了缺钱是事实,狂风还在公告中表明,公司员工仅剩10余人,除狱中的冯鑫以外,公司高管已经全部辞职。

已经无力正常运转的狂风集团,也想到了一个措施“自救”。2月11日,其公布公告称,公司将与流行在线在互联网视听服务领域开展互助,互助限期为15个月。详细方式是,从2020年2月10日至2021年5月9日,狂风影音App、狂风影音PC客户端、狂风影音广告体系都将交由流行在线代运营。

闻道资本记者从双方签署的协议中看到,流行在线在得到“代运营”权利时,需一次性支付给狂风影音100万元的署理授权费;今后狂风每月还可以得到流行在线答应支付的不少于20万元的收益分成。

对于双方的互助,外界认为是狂风“变相卖身”。对此,流行方面曾公然回应称,流行将独家运营狂风的体系和广告平台,但不是收购情势,没有股份纠葛。

记者也就此问及流行在线市场部相干卖力人,她也予以否认,“流行与狂风只是电视端和手机端的代运营互助罢了。”

采访中,上述流行在线方面还向记者透露了双方互助已经全面落地,“巨细屏的代运业务务均已上线”。

闻道资本若从双方的互助协议中估算,狂风集团在互助竣事后至少能得到400万元的纯收入。对于真实的业务互助营收及分成情况,记者实验接洽狂风集团,未能得到相干反馈。记者向上述流行在线市场部相干卖力人加以扣问,截至发稿,对方也未予以回应。

只管流行在线并非上市公司,但记者通过企业信息查询平台企信宝相识到,流行在线的股权穿透中显示,大股东为深圳市兆驰股份有限公司。记者从这一上市股东的年报中获悉,流行在线2018年亏损近9000万元,净资产为-2.14亿元,而2019年上半年只管红利了5959万元,但净资产依然为负,为-1.54亿元。

闻道资本显然,流行在线并不能成为狂风集团背后的那棵大树。“业务代运营并非入股或收购。”丁少将认为狂风的体系和广告业务,在当下视频领域的猛烈竞争中,价值尽失。

更为要害的是,“狂风电视的存量用户所剩不多,”丁少将给出了一组数据,狂风累计用户不到200万,且多在三四线的县乡市场,“用户范围和运营价值都很小。”

闻道资本在丁少将看来,互助代运营,不外是狂风弥留挣扎后,握住的一株救命稻草,他认为退市或是狂风的终局。

财政窟窿

令人不测的是,终局云云清晰的狂风集团,竟会在5月28日至6月4日间出现连续6个涨停板,涨幅达75%,股价直接从1.47元/股涨至了2.57元/股。

闻道资本“它又走出了地天板。”一位股民告诉记者,当下的狂风虽是“垃圾股”,但这种行情下,会有游资“爆炒”,从跌停拉到涨停,从而吸引“新韭菜”进来并收割。

金融分析师策测表示,狂风集团6连板背后游资炒作迹象明显,由于狂风集团股价较低,炒作不需要动用大量资金,于是大量游资便乘隙抄底,通过买进卖出的短线操作举行套利。

对于狂风集团引发的这一谋利举动,西南证券首席分析师张刚认为,足以证实“韭菜富厚”。他将游资“大户”在资本市场中的这一玩法称之为“抢帽子游戏”,当游资把股价拉起来后便退却,高位接盘的散户们便输了。

在狂风停牌甚至面临退市风险前,其股市的反弹让其“妖股”的称谓再次得到印证。只是这次留给狂风的不再是光环。6月5日,狂风在高开处掉了下来,一直到6月30日,收盘价定格为1.63元/股。

闻道资本当6万股民对狂风的存眷度转向扫兴,另有另外一波人,虽看清了这家公司的终局,想悻悻离去却不能。他们就是被狂风金融套住的那5000多位投资出借人。

闻道资本“狂风退市与我们毫无关系。”刘云作为出借人之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抛下了如许一句话,她在当下更为存眷的是,狂风集团的终局,会不会影响到他们的资产兑付。

闻道资本此前经济观察报记者曾作出报道,在冯鑫被捕前,狂风金融的投资标的便出现了停兑,今后天下各地的投资出借人赶来北京,围堵了狂风集团总部。

今后,狂风金融的CEO史化宇与投资出借人相同协商,终极该公司于2019年9月作出了3年兑付的计划方案,但官方表示,只会优先兑付已签约的投资人,若投资人不签约,便只能根据临时提现规则执行。

闻道资本据史化宇此前透露的情况,约5000位狂风金融投资者,还存在狂风金融内里的资金总额约达数亿。

而从狂风集团公布的财报中可知,狂风金融在2019年第一季度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1亿元。

云云来看,数亿的“窟窿”对于狂风金融而言,要如何修补?

本金投入40多万,利钱近30万的出借人李雪,在兑付协议推出后,没有犹豫就签署了。据她向记者讲述,狂风金融举行了两次兑付,她共计拿到了2万多元。

闻道资本直到2019年10月21日,狂风金融公布动态称,因涉及民事诉讼,兑付专用账户被冻结。而记者也看到,狂风金融的官方微信号自2019年10月31日后,再无更新。

李雪告诉记者,大多数出借人对狂风金融提出的兑付方案存在贰言,在围堵、协商等均未拿回“血汗钱”后,只希望通过司法援助来掩护资产兑付。

闻道资本据刘云透露,北京市海淀区经侦在2019年11月15日予以立案侦查,但目前的进展情况,让投资出借人们心里急的慌。

谁来卖力

在采访历程中,记者虽未能从北京市海淀经侦方面得到相干信息,但刘云作为出借人代表,向记者透露,狂风金融因与银川产权买卖业务中心存在千丝万缕的接洽,事件所涉责任人狂风金融CEO史化宇,已经被银川公安构造以非法谋划罪采取监视居住强制措施。

闻道资本刘云作为出借人代表,向记者陈述起了通过狂风金融的资金穿透,发明了多位关联受益人以及责任人,其中不得不提及的便是狂风TV原CEO刘耀平。

当刘云等出借人听到,刘耀平于2020年5月出任小米集团高管的消息时,感到错愕不已。

“狂风TV曾从狂风金融自融了1.4亿元。”此前事情曾涉及财经的刘云发明,狂风内部通过庞大的代持协议,从狂风金融中转移资产赢利。事实上,狂风金融的钱多来自出借人,当企业完全失信后,“血本无归”的出借人们只能向各关联责任人追诉。而刘耀平便是其中之一。

闻道资本据悉,刘耀平于5月7日公布微博,晒出了一碗“小米粥”,其位置显示为“北京清河”。两天后,小米集团公布了人事任命:原狂风TVCEO刘耀平加入小米,任电视部总司理。

5月11日,经济观察报记者通过微信与刘耀平取得了接洽,交际事后,他对于其到任后的事情事宜未过多谈及。然而,一位小米电视内部人士透露,人事任命发出后,刘耀平并非随即到岗事情。

闻道资本期间,不少狂风金融的出借受害人去到小米集团首创人雷军的微博下留言“非难”,记者被刘云拉入一个相同群中,其中多位投资出借人表示不解,“涉案怀疑人如何摇身一酿成了小米电视的总司理?”

记者从公示信息可以看到,只管刘耀平已经去职,但作为深圳狂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与其相干的限定高消费令多达103条,最近的一次案由为金融乞贷合同纠纷,由杭州互联网法院于6月2日发出。

对于是否涉及狂风金融一案,记者既向刘耀平本人接洽确认,同时向小米集团方面进一步相识情况,不外,截至发稿前,未得到任何回应。

当下,包括刘云、李雪在内的出借受害人们,追问涉案责任人成为他们最为存眷的事情。而狂风集团的运气是否与其相干,刘云直言,“狂风集团的窟窿与我们无关,但我们的窟窿,冯鑫要卖力一部门。”

于狂风而言,“它的资产另有几多”,牵动着许多人的心。

闻道资本现实上,狂风早就没有了偿债能力,冯鑫在2019年初面临严重亏损的基本面,将持有的集团股份全部抵押了出去。如今狂风所剩的,不外是一个上市公司的外壳。

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闻道资本

尤溪新媒体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Get最新资讯

相关分类
热点推荐
关注我们
尤溪新媒体与您同行

闻道资本客服电话:400-000-0000

客服邮箱:xjubao@163.com

闻道资本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尤溪新媒体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尤溪新媒体 X1.0闻道资本@ 2015-2020

钟祥股票配资

期货配置

广发期货手续费

即墨配资

期货门槛

广东黄金配资

北京配资公司

炒期货用什么软件

期货公司配资

股指期货一手多少钱